作者 主题: 【LOG】剑与魔法的编年史·重启08  (阅读 1295 次)

副标题: 玖林风云变·帝陨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Diver
  • ******
  • 帖子数: 2148
  • 苹果币: 3
【LOG】剑与魔法的编年史·重启08
« 于: 2015-01-16, 周五 00:54:37 »
[22:49] <ST> ————————————————————————————————————————————————————
[22:50] <ST> 七枝同盟的每个国家都拥有自己的骑士团,即使最小的法兰尼亚也不例外。
[22:52] <ST> 其中,瓦提里亚的钢铁骑士团拥有1万之数,是同盟中最大的骑士团,也不乏顶尖好手,即使是曾与他们基裂交锋的弗雷德里希也不能否认这一点。
[22:54] <ST> 但对大陆来说,传承自玖林的英雄王希格沐时代,仅仅只有12席的圣柜骑士,才是大陆最强的骑士团。
[22:54] <ST> 这一点只怕也是不假。
[22:56] <ST> 纵使被世人称颂为无暇骑士,一生未尝遭到败绩的弗雷德里希,如果成为圣柜骑士的一员,也未必能够安然地坐稳首席的地位。
[22:57] <ST> 恐怕对于当事人来说,这亦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22:57] <ST> 此刻,在玖林的演武场上,弗雷德里希就正与一名年轻的骑士进行着近乎神话一般,势均力敌的攻防。
[22:58] <ST> 当然,严格地说,弗雷德里希更快,更准确,也更有利,他的马也比对方更强,这累加起来的优势最后无疑会将他导向胜利。
[22:59] <ST> 不过在演武场上如此并不意味着战场上同样如此,因为与他作战的那名骑士,是永远不会落单的。
[23:02] <ST> “鹰所祝福的双子”,玖林有名的骑士兄弟嘉布雷·贝瑟与格利安·贝瑟,这两名身形高大的双胞胎兄弟是雅特的表兄,有着与王家血统相近的金色卷发和湛蓝的双眼。
[23:03] <ST> 他们都还很年轻,今年不过二十来岁,被诸神赋予了近乎同等的战斗技巧与健壮体格,只是兄长嘉布雷较为擅长枪术,弟弟格利安则以剑术见长。
[23:04] * 弗雷德里希 精准猛烈的攻势和无懈可击的防御虽然占据了优势,但也难以抓住致胜一击。自己也心知,在这场比试中至少有三次在另一名潜在对手的剑下露出致命的破绽。
[23:04] <ST> “嗯,如果是比试枪术的话,我说不定可以赢呢。”
[23:05] <ST> 在比试结束后,一旁观看着的嘉布雷在马鞍上点点头。
[23:05] <ST> “不可能的啦,你大概会赢第一小局,接下来你就会被无情地击倒的。”
[23:06] <ST> 弟弟格利安拿起一名侍从递过来的湿毛巾,抹去了头盔下的汗水。
[23:06] <ST> “受教啦,弗雷德里希大人,你果然和传闻中一样强悍。”
[23:06] * 弗雷德里希 收起武器,摘下头盔向二人欠身致敬
[23:07] <ST> “看来只有我们的团长或者王子殿下能与你一战,你应该是七枝联盟前三强的人了吧。”
[23:07] <弗雷德里希> “过誉了,我也见识到圣柜骑士的强大。”
[23:07] <ST> “不过,你有点太没斗心了。”
[23:07] * 弗雷德里希 对于对方的评价未置可否
[23:07] <ST> “该说是绅士风度还是君子儒雅呢,你的剑很客气,不过在我这边,总觉得有点被你小看了啊……”
[23:08] <ST> “希望下次能够有机会和认真的你好好一战!”
[23:08] <ST> “那样的话你不是会被一击打下来吗?还是请弗雷德里希先生改天和我比试枪法吧。”
[23:08] <弗雷德里希> “哈哈,爵士你多心了。对付圣柜骑士我可不敢放水。”
[23:08] <ST> “就说了你最多只能赢一小局而已……不过啊,弗雷德里希大人。”
[23:09] <ST> “我是知道这样说有些失礼啦。”
[23:09] <ST> “你呆在法兰尼亚那个国家太可惜了吧。”
[23:09] <ST> 格利安一脸严肃地说。
[23:10] <弗雷德里希> “……从展现战斗力追求战场上的荣誉来看也许如此。然而身为一名骑士,除了追求荣誉之外,也有其他更加重要的事物。”
[23:11] <ST> “也对,是为了女王吧。”
[23:11] <ST> “听说法兰尼亚的女王有着天下无双的美貌和高贵的气质,真想见一见啊。”
[23:11] <弗雷德里希> “女王殿下确实是法兰尼亚值得自豪的瑰宝。”
[23:12] <ST> “你真是无礼啊……对不起啦,大人,我的兄长不仅仅擅长使枪,另外一杆枪也是龙精虎猛的,即使是男人他也照挑不误,请你多加小心。”
[23:12] <ST> “哇!你这个家伙,居然把自己的性癖这么堂而皇之地暴露啊!”
[23:13] <ST> 两个兄弟你一言我一语,最后抡起头盔和盾牌对打了起来。
[23:13] <弗雷德里希> “……这还真是出人意料。”
[23:13] <ST> 就在你们彼此谈笑的时候,一名侍从骑着一匹阉马,踏着小快步来到了你们之间。
[23:14] <ST> “贝瑟家族的两位,陛下有请,以及……”
[23:14] <ST> 那名光头的男子雕塑般的眼神转向了弗雷德里希:“大人,您也一样。”
[23:15] <弗雷德里希> “喔?”
[23:16] * 弗雷德里希 本以为玖林王并不欣赏自己,准备回避
[23:16] <ST> “陛下希望能够见到您。”
[23:16] <弗雷德里希> “那就请引路吧。”
[23:17] <ST> “唔,真难得。”
[23:18] <ST> 两名双子骑士也彼此看了一眼,接着和弗雷德里希一同驱马向前。
[23:18] <ST> “陛下还是第一次对其他骑士感兴趣。”
[23:18] <ST> “唔……不论如何都请您放心,我们会为您说好话的。”
[23:19] <弗雷德里希> “感谢两位的好意,我想陛下也不是打算为难我吧。”
[23:19] <ST> 虽然他们如此夸下海口,不过,等实际见到何塞王的时候,两个在演武场上气势满满,战场上也能笑对千军万马的年轻人还是绷起了脸。
[23:20] * 弗雷德里希 虽然这么说着,但也琢磨着何塞王的目的
[23:21] <ST> 这也难怪,何塞王有着一张不苟言笑,像是覆盖了某种金属或者冻土似的脸孔
[23:21] * 弗雷德里希 恭敬地依照礼仪行礼
[23:21] <ST> 他虽然不具备特别强悍的战力,但是从那双眼中射出的冷酷与果断的视线,与其庞大的权利非常相衬。
[23:22] <弗雷德里希> “弗雷德里希应陛下传召参见。”
[23:23] <ST> 甚至连那个总是一脸轻松的王子雅特也是只能对弗雷德里希挤挤眼睛,歪歪脑袋,而不敢做出什么热情的欢迎举动。
[23:23] * 弗雷德里希 躬身行礼后抬起头,与何塞王的视线对上,也能感受到对方身为王者的威严
[23:24] <ST> “齐纳格斯取下了吉尔德·瑞·赫尔雷的首级。”
[23:24] <ST> 何塞王只是看了一眼弗雷德里希,就对其余两名骑士说出了这句话。
[23:24] <ST> “啊,果然啊。”
[23:24] <ST> 虽然年轻人露出了轻松和愉快的表情,但是看得出并没有太大的意外。
[23:25] <ST> “这样一来,战争差不多就可以结束了吧。”
[23:25] <ST> 他们的轻松是有道理的,弗雷德里希也知道,吉尔德·瑞·赫尔雷是辛吉雷的最高军事指挥官,也是少有的可以和圣柜骑士匹敌的强者。
[23:26] <ST> “虽然辛吉雷方面还在继续抵抗,不过可以看到猛虎将军的死对他们士气打击颇大,形势正在转向对我军有利。”
[23:27] <ST> “但是,虽然如此,绝对不能让轻慢和懈怠的风气在玖林的军队中蔓延,这一点你们明白吗?”
[23:27] * 弗雷德里希 并未插嘴,心中已经把各国的形势描绘了一番
[23:27] <ST> 在两名年轻骑士满脸肃然地点头后,何塞一世将目光又转回了弗雷德里希的身上。
[23:28] <ST> “除去弗雷德里希卿以外,你们其他人退下吧。”
[23:28] <ST> “诶?父王,连我也要……?”
[23:29] <ST> 雅特睁大了眼睛,不过弗雷德里希看得出来,她根本就是好奇得不得了,想要留下听取你们的对话。
[23:29] * 弗雷德里希 垂手伫立,倒也没表露出什么神色
[23:31] <ST> 但是何塞王不容他人质疑与抗辩的眼神还是把她和两名年轻人都赶了出去。
[23:32] * 弗雷德里希 安静地等待其他人离开,再次直视何塞王
[23:32] <ST> 可以策马跑圈的呈见厅里只剩下了你和玖林王两个人。
[23:33] <ST> “雅特王子的秘密,你已经知道了?”
[23:34] <弗雷德里希> “是的,因为一次意外。”
[23:34] * 弗雷德里希 本来还考虑着是外交上的事宜,一时没想好措辞只好直接回答
[23:35] <ST> “通常来说,我会果断地把知道这件秘密的人处死。”
[23:36] <ST> “但对你,这一条方针可能不太适用。”
[23:36] * 弗雷德里希 点点头
[23:36] <弗雷德里希> “虽然非常无礼,但我不能轻易死在这里。”
[23:36] <ST> 何塞王点了点头。
[23:37] <ST> 不过弗雷德里希也知道,他随时可以用格莱雅公主来要挟你。
[23:37] <弗雷德里希> “请陛下放心,我已应允过王子绝对不会泄露半句。”
[23:37] <ST> “骑士精神,是吗?”
[23:37] <ST> “能左右一个国家安定的大事,和你个人的荣誉,在你心目中的天平上是一回事吗?”
[23:41] <弗雷德里希> “我个人的荣誉并不重要,然而此时我的性命并不只属于我自己。因此只能期望我的名誉和承诺可以有足够的分量,和平地解决此事。”
[23:41] <ST> “你们这些骑士。”
[23:42] <ST> 何塞一世摇了摇头,从他的眼中露出的阴郁与某种近乎仇恨的感情,并不是弗雷德里希敏锐的感官会错失的。
[23:42] <ST> “自大,傲慢。”
[23:43] <ST> “你知道玖林的前任国王正是因为这样才几乎毁灭了这个国家吗?”
[23:43] * 弗雷德里希 对这种出乎所料的反应有点想不透,不过此时还是不适合多话
[23:44] <ST> “即使站在今日的你面前,那名国王也是一位杰出而高贵绝不逊色的伟人,他从不撒谎,在战场上让对手先挥出第一剑,把王室的钱用于救济好吃懒惰的贫民。”
[23:45] <ST> “轻佻地将王国最重要的骑士派去他国守护盟友,导致国内的兵力不足;提拔没有身份与背景的贱民成为大臣,甚至把自己的妹妹许配给他。”
[23:46] <ST> “最后自己愚蠢地挑战黑暗领主而丧命。”
[23:46] <ST> “对于你和你的法兰尼亚来说,这样的国王比较符合骑士风范吧?”
[23:48] <弗雷德里希> “持有力量者容易过高估计自身,因此我也时刻提醒自己保持谦卑,这也是骑士精神的一环。”
[23:48] <弗雷德里希> “为了显示自身的实力而招致无谓的破灭,那并非守护之道。”
[23:49] <ST> “哼。”
[23:49] <ST> “你,留下来。”
[23:49] <ST> 何塞一世冷哼了一声后,面无表情地说道。
[23:49] <弗雷德里希> “陛下是指?”
[23:50] * 弗雷德里希 不禁轻轻皱了一下眉头
[23:50] <ST> “我已经向瓦提里亚派去了特使。”
[23:50] <ST> “如果他们持续对法兰尼亚的进犯,意味着与玖林为敌。”
[23:51] <ST> “同样,我也对法兰尼亚的女王寄去了书函。”
[23:51] <ST> “作为恢复玖林对其保护的条件,你会留在这里,担任雅特王子的剑术教官,直到他与格莱雅公主成婚为止。”
[23:52] * 弗雷德里希 稍微沉吟了一下
[23:52] <ST> 按照弗雷德里希的认知,这其实是一条非常公平,甚至可以说是恩惠的条件,在大陆的几乎所有国家,守护公主去成婚的骑士顺便教导公主未来丈夫武艺都是非常合理的事。
[23:52] <ST> 但是,雅特可能没法和格莱雅成婚,这一点也是很明显的。
[23:52] <弗雷德里希> “这是很合理公平的条件,不如说这已经是贵国莫大的恩惠。”
[23:53] <ST> ——当然,女王是不可能知道这一点的。
[23:53] <弗雷德里希> “但是请容我多问一句,成婚之事陛下作何打算?”
[23:53] <ST> “等王子和公主能够行房,自然就可以成婚了。”
[23:54] <弗雷德里希> “陛下也知道这并不可能。”
[23:55] <ST> “是吗?如果你想要责备的话,就要责备诸神了,我向他们祈求一个足以成为继承人的子嗣。”
[23:55] <ST> “他们给了我什么呢?”
[23:55] <弗雷德里希> “不敢,我并无资格在此事上责备任何人。”
[23:56] <ST> “当然,在这次协议中,我知道你的处境并不公平。”
[23:56] <ST> “所以本王会给你一个机会,弗雷德里希。”
[23:57] <ST>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以玖林的名义赐予你头衔,让你能够和海莉安女王成婚。”
[23:57] <ST> “但如此一来,你在名义上就会成为我国之人,待在本国也会是名正言顺的事。”
[23:57] <ST> 何塞说着,从权座上站起了身。
[23:58] <ST> “你并不了解你这样的人能够做到什么事,愚蠢的年轻人。”
[23:58] <ST> “你可知道七枝同盟,以及整个大陆都在极端的危险之中?”
[23:59] <ST> “当黑暗大军自地底倾巢而出,毁灭一切的铁蹄下你觉得只凭你一人就能守住法兰尼亚的城墙?”
[23:59] <弗雷德里希> “我深知对抗黑暗的军团必须团结所有的力量。”
[00:00] <ST> “辛吉雷。”
[00:00] <ST> “他们在数十年前开始,便与魔族勾结。”
[00:00] <弗雷德里希> “果然如此吗……”
[00:01] * 弗雷德里希 虽然与辛吉雷的接触不多,但也听到不少风声
[00:01] <ST> “肯塞,北方的蛮族对南方的沃土早就垂涎欲滴,据说那里有一名凶悍的年轻族长是霜巨人的后裔,如今他下落不明,可能随时会率军南下。”
[00:02] <ST> “本王部署了二十年,才积蓄出足以讨伐辛吉雷的军力,而这段时间七枝联盟中只有两国出兵相助。”
[00:03] <ST> “在玖林的士兵流血的同时,你所效忠的法兰尼亚和瓦提里亚更是沉迷于愚蠢的骑士游戏。”
[00:03] <ST> “够了,这件事必须被停止。”
[00:04] <ST> “原本我的计划是帮助瓦提里亚,但是,这个国家如今有些不太安稳,他们的皇后过多地参与了政治。”
[00:04] <ST> “所以法兰尼亚会得到玖林的帮助。”
[00:05] <ST> “而也为此,可能我们会失去一万名骑士的钢铁骑士团和十二万瓦提里亚的常备军。”
[00:05] <ST> “你已经让自己拥有了数百倍的身价,年轻的骑士。”
[00:06] <ST> 何塞一世拍了拍弗雷德里希的肩膀。
[00:06] <ST> “本王已经老了,而且随时可能会死。”
[00:07] <ST> “在那之后,我的儿子无法承担这一切。”
[00:07] <ST> “仔细想想吧,骑士,问问你的荣誉和你的剑。”
[00:07] <弗雷德里希> “我明白了,陛下所考虑的确实是非常伟大的事情。如陛下所言,我不应执着于个人的荣辱。”
[00:09] <弗雷德里希> “虽然我不能就此抛弃法兰尼亚,但我也希望能为同盟的存亡献上我的剑。”
[00:09] <ST> “你们就是不能把这一套放下。”
[00:10] <ST> 何塞王叹了口气,露出了厌烦的眼神,摇了摇头。
[00:10] <ST> “替我开门,走吧。”
[00:10] <弗雷德里希> “陛下也许也并非真的讨厌骑士的这一套。”
[00:10] <ST> “没有比忠诚的部下更加方便的东西。”
[00:11] * 弗雷德里希 欠身行礼,转身向大门走去
[00:11] <ST> “但如果你无法指明正确的道路,愚蠢的忠心只会变成华丽的殉葬品。”
[00:12] <弗雷德里希> “确实如此。骑士精神不应成为迂腐的同义词。”
[00:12] <ST> “记住这一点,骑士,我对你的头衔并无敬意,对于你的人民来说你只是一个点缀,而如今他们需要的远不止于此。”
[00:12] * 弗雷德里希 打开门,作一个引路的手势
[00:12] <ST> 你和何塞王走出了呈见厅。
[00:12] <ST> 双子骑士接替了你的位置成为国王的护卫,护送他回到了寝宫。
[00:13] <ST> 雅特则一脸期待地看着你,从他那有些湿润的圆润眼眸散发的光亮中看来,似乎他很想知道你们究竟谈了什么。
[00:14] * 弗雷德里希 与前一次见面相比,对何塞王有了完全不同的观感,确信此人确实是名副其实的伟大王者
[00:14] <ST> “……,……”
[00:14] <ST> 雅特踮起脚尖,竭力将自己的眼神向弗雷德里希传递过去。
[00:14] <弗雷德里希> “唔……”
[00:14] * 弗雷德里希 稍微退后两步
[00:15] <弗雷德里希> “陛下是一位伟大的君主。”
[00:15] <ST> “……”
[00:15] * 弗雷德里希 非常诚恳地评价
[00:15] <ST> “哈?”
[00:15] <ST> “你们到底谈了什么?”
[00:16] <弗雷德里希> “就结果而言,遂了王子殿下的希望。”
[00:16] <ST> 雅特雪白的手掌覆盖在弗雷德里希的胸膛上,她撑起身子逼近了骑士。
[00:16] <ST> “真的吗!”
[00:16] <ST> “唉呀!太棒啦!”
[00:16] <弗雷德里希> “我会暂时留在这里为陛下和王子效力。”
[00:17] <ST> “没想到父王居然这么通情达理!果然是我许诺说会好好抄写施政纲要的功劳吗!”
[00:17] <ST> 雅特用手肘狠狠地撞了一下弗雷德里希的腰眼,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00:17] <弗雷德里希> “噢,王子能在政务上用心想必陛下也会非常高兴的。”
[00:18] <ST> “真是……我的理想可不是什么国王,而是比伯父更加伟大的骑士啊。”
[00:18] <ST> “唔,不过骑士王也不错。”
[00:18] <弗雷德里希> “伯父是指……前任的国王吗?”
[00:19] <ST> “根据我的看法,你就是最接近我理想中的骑士大人啦,我会拿出侍从的觉悟,好好向你学习的,弗雷德里希大人!”
[00:20] <ST> “是啊?你不知道吗?我的父亲是娶了前任国王‘阿沃隆四世’的妹妹才拥有公爵的头衔的。”
[00:20] <弗雷德里希> “唔……这些细节确实不是那么清楚。”
[00:20] <ST> “虽然父王他在政事和外交上很有手腕,但武艺不太行,还是我的母后比较厉害呢。”
[00:20] <ST> “既然以后我们就是自己人了,今晚你到我的寝宫里来,我好好地告诉你吧!”
[00:21] <弗雷德里希> “这不太合适吧。”
[00:21] <ST> “啊~哪里不合适啦——”
[00:21] * 弗雷德里希 总觉得有点掉进了微妙陷阱里的感觉
[00:21] <ST> 就在这个时候,前厅忽然传来了一声惊叫。
[00:21] <ST> “不好!有刺客!陛下遇害啦————!”
[00:22] * 弗雷德里希 马上警觉,迅速飞奔向前厅
[00:22] <ST> 这突如其来的叫喊一下子让雅特的脸色变得苍白,也破坏了短暂的和平时间。
[00:22] <ST> 弗雷德里希冲到了前厅的时候,刚好看见地上躺着几名士兵的尸体。
[00:23] * 弗雷德里希 咬咬牙,赶紧寻找何塞王的身影
[00:23] <ST> 迎面一具穿着甲胄的身体像炮弹一样飞来,撞到了弗雷德里希的身上。
[00:23] <弗雷德里希> “站住!”
[00:23] <ST> 接住一看,发现那居然是之前不久还和自己练剑的圣柜骑士格利安·贝瑟。
[00:23] * 弗雷德里希 马上稳住脚步,一手撑住对方,另一手已经拔出了佩剑
[00:24] <ST> 只是,他的胸膛塌陷了一大块,所有肋骨都碎了,即使是神话骑士强壮的心脏也无法在破裂的状态下继续战斗。
[00:24] <弗雷德里希> “……是你!?陛下呢!”
[00:25] <ST> 而在不远处,何塞王无头的身体倒在了地上。
[00:25] * 弗雷德里希 扶住格利安的手散发出柔和的神圣光芒稳住他的伤势
[00:25] <弗雷德里希> “什……”
[00:25] <ST> 三个黑色的人影正赤手空拳地与嘉布雷战斗,并且其中一人轻松地将他摔倒在了地上。
[00:26] <ST> 另外一个人手中握着何塞王的人头,漫不经心地转过了脸来。
[00:26] * 弗雷德里希 咬紧牙,放下格利安飞身冲向那个提着头的刺客,挺剑刺去
[00:26] <ST> 你注意到他们脸上带着某种奇形怪状,犹如野兽的面具,那野兽正是你曾经征讨过的生物——龙。
[00:26] <ST> “哇,无暇骑士吗……幸会!”
[00:27] <ST> “但你好像没有报上名姓啊,对你们人类的骑士这种东西来说,不觉得失礼吗?”
[00:27] <弗雷德里希> “逆贼!犯下这等罪行就想逃跑吗!”
[00:27] <ST> 对方没有恋战,向后疾退着避开了弗雷德里希的斩击。
[00:27] <ST> “逆贼……?我可不是这个国家的人啊。”
[00:28] <ST> “我们都不是呐,但是,你这个家伙,果然非常强大……让我很有与你一战的兴趣啊。”
[00:28] <弗雷德里希> “看来并不需要我自报名号了。但你犯下的罪行可不是耍耍嘴皮子就能混过去的!”
[00:28] <ST> 弗雷德里希注意到,嘉布雷和格利安兄弟也并非随便地牺牲,三个敌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挂彩。
[00:29] <ST> 但是他们的实力无疑比格利安更强,否则也不可能夺走何塞一世的首级。
[00:29] <ST> “可惜是三对一,你死定了。”
[00:30] * 弗雷德里希 咬紧牙冷静下来,集中注意力在带头的人身上
[00:30] <ST> 话音刚落,一匹白马踢破了窗户撞了进来。
[00:30] <ST> 打断了双方剑拔弩张的态势。
[00:30] <弗雷德里希> “那正好,就在这里偿还你们的罪孽!”
[00:31] <ST> “唔……三对……二?”提着何塞王首级的男子冷冷地竖起第二根手指。
[00:31] <ST> “三对三!”
[00:31] <ST> 在弗雷德里希身后,雅特抽出了黄金的屠龙剑,咬牙切齿地吼道,泪花在王子的眼中翻滚,但旋即被怒火蒸发殆尽。
[00:31] <ST> “魔界的败类,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回去!”
[00:32] <ST> ————————————————————————————————————————————————————————————————
[00:33] <ST> “……唉呀,就让我们先观赏一下吧,我最得力的三名拳士,与传说中黄金之王后裔和完美的骑士典范之间的战争,如何?”
[00:33] <ST> 在王宫阴影的一角,两个人影静静地观望着眼前的对峙。
[00:34] <ST> 其中一‘人’身高近八尺,有着龙形的头颅。
[00:34] <ST> 而另外一人则是漆黑的剑士,身后的影子里藏着一匹漆黑的马。
[00:34] <ST> “在合适的时机,我们会让你达成目的的,骑手。”
[00:35] <ST> “雷格尔王向来重视诺言。”
[00:36] <ST> 黑色的三人中的一人将手中何塞王的头颅朝自己身后的背包里一放,而随后,这颗玖林之王贵重的首级就出现在了龙首的男子手中。
[00:36] <ST> “四神将也从不会失败。”
[00:36] <ST> 他淡淡地说,但黑色的骑士的眼睛,只是深情地
[00:36] <ST> 凝视着
[00:36] <ST> ——————————————————————————————————————————————————
[00:36] * ST save
[00:37] * 弗雷德里希 打了个寒颤